五分28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6 01:45:4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学那门课,我们老师在PPT放了一张图,是男女厕所的符号,一般一看到裙子就会想到是女生。但是这个符号谁来定的呢?老师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一有件事情很可怕。有一天他说要去开会,晚自习就让班长带我们自习。我们教室后面有一个防盗门的猫眼,但猫眼是拿掉的,实际上就是一个镂空的孔。快要下课,吴立祥突然进来了,他走到晚自习说过话的男同学面前,先扇耳光,接着抓住衣领,把他们拉到走廊上面,一个个挨着继续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吴立祥是我初中三年的班主任和数学老师。他会因为很小的事情打你,可能是作业没交、考试考得不好,打的方式是扇耳光、踹你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不想再说了,好像说了也不会得到解决,变得很软弱的样子,我父母之后就不知道这件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中是掰着指头数日子过的。我一个人上下课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做作业,没有什么朋友,也不太说话。一个被老师用沉默针对的人,同学们其实也能感受到这种氛围。后来对我的影响就是,我一直感到自己很透明,即便我现在取得了工作上的成就,依旧会感觉自己还是一个小朋友,不值得被表扬、被看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第一份工作在知名国际会计事务所,职场体系是非常僵化的,男生在里面很吃香,更容易被看到。因为男生本来就少,然后又有女生要怀孕、照顾家庭各方面的顾虑,是约定俗成的内在逻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现在也有野心、企图心,但是我会分辨这是社会的规训,还是我自己想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五一”回绵阳录口供,下了飞机,我先去了一趟学校。快15年没回去过,教学楼对面原本是一座山丘,春天有桃花和梨花,有农民在耕作,现在变成了办公大楼,进校园的马路也变了,物是人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坐在凳子上,听着打耳光的声音,不敢动,好像一种白色恐怖——其实那节课他一直都透过孔看我们的表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3日中午,红星新闻记者按照家属提供的地址来到张某从小生活的养父母家中,发现大门紧锁。附近村民告诉记者,养父母得知张某“意外死亡”后心情悲痛,已于前几日被儿子从家中接走。村民称,张某养父母今年都已七十多岁,为人老实本分。提到张某,大家都知道她在青岛当律师,但具体了解不多。